飞卢小说网

你是什么龙 第九章 赖战

  嫫母公主说:“你们有熊氏的名声,是非常响亮的!凭他们方霄氏的那点实力,他们是不敢招惹你们有熊氏的!所以,你们来了,就是我们的一道护身符!如果他们今天晚上来打,这晚上,模模糊糊的,都看不清楚谁是谁,他们,万一把你们有熊氏的这三位王子给伤着了,甚至是打死了!那就是吃不了兜着走啦!即使是我们方相氏,先被他们给灭了!然后,他们方霄氏,不也是要被你们有熊氏给灭了吗?所以,他们要来,也必须是明天白天才会来!白天看得清楚,他们,就不会伤到你们嘛!”

  轩辕黄帝还是有些忧虑,问道:“即使是他们明天白天来,你们,也扛不住啊!你打算,怎么应对他们呢?”

  嫫母公主笑道:“不是有你们吗?我们就借你们做挡箭牌!跟他们来个赖战!我们就把你们绑起来!放在他们看得到,又够不着的地方!警告他们,只要他们攻进了我们的寨子,那你们三兄弟,就必死无疑!他们没有办法保证你们不死!就必然害怕你们真的死了,你们有熊氏,最后会把账都算到他们的头上!必然害怕你们有熊氏,为了替你们报仇,而连他们,一起给灭了!这样,他们,还敢进攻吗?”

  轩辕黄帝这才点点头,笑道:“是啊!这就叫,投鼠忌器!”

  嫫母公主又说:“他们今天晚上,要分析形势,商讨对策,肯定是不会来的!但是,明天白天,他们就是一定会来的!因为,他们和我们,互相都明白对方的心意!他们如果吃不掉我们,那我们,就必定要反过去吃掉他们了!所以,他们在知道我们,攀上了你们有熊氏这个高枝之后,就一定会以为,上天,留给他们的时间,不多了!他们必须乘着你们有熊氏的大部队,还没有来到的时候,就先来打垮我们,抓住你们三位王子,然后,把你们三位王子完整地送还给你们的有熊氏。所以,我担心的是,明天,娲族的人,来不来得了!如果明天,娲族的人,不能够及时地赶到的话,那我们,就害怕事久生变,让他们,想出了什么应对我们的办法来!”

  轩辕黄帝赞同道:“时间久了,他们肯定会想出办法来的。”

  嫫母公主点点头,说:“现在,最主要的,就是要和他们打心理战!是不能让他们,有冷静的思考、判断能力!不能让他们摸到我们的实底!我刚才,故意叫他们今天晚上来,就是为了真真假假,让他们搞不清情况、摸不着我们的虚实!但是,假的,总是假的!是欺骗不了他们多久的!我们,还必须要有一点实际的东西!我们必须要有一些实际的行动,对他们造成实实在在的打击,对他们造成切切实实的心理震撼!让他们真正地失去和我们相持下去的勇气!”

  轩辕黄帝问:“那你,有什么办法吗?”

  嫫母公主一边思考,一边说:“我们今天晚上,就划船,从湖上绕过去,掩藏在他们的寨子外面!等明天,他们的大队人马都出来了,我们,就先去掏掉他们的老窝!毁掉他们的寨子!让他们的大队人马,失去根基!成为一支无依无靠的孤军!这样,他们还有勇气,坚持下去吗?”

  轩辕黄帝情不自禁地竖起大拇指,说声:“高!”

  得到轩辕黄帝的夸奖,嫫母公主有些意外,也有些欣喜和羞涩,不由得直直地盯着轩辕黄帝,问道:“真的?你也认为这个办法好吗?”

  轩辕黄帝说:“当然!如果你们端掉了他们的老窝,那他们,不但会因为失去亲人而痛苦,因为未胜先败而焦虑,更会因为失去了后勤保障,而没吃没喝!那么,他们还会有坚持下去的勇气吗?只是,不知道他们明天,会不会倾巢出动?要是他们防备着你们的偷袭,在寨子里,留下了足够多的人手呢?”

  嫫母公主说:“我们先去看一看情况,然后,再相机行事!即使不能给他们以致命的打击,烧毁他们的一些茅房,给他们造成一些破坏!也是好的!关键是,只要你们,始终是在我们的身边!那我们,就能够坚持!也有坚持下去的希望!”

  轩辕黄帝说:“我们一定,会一直地在你们身边!支持你们!”

  嫫母公主听到轩辕黄帝的这份保证,舒心地笑了。

  她又深情地看着轩辕黄帝,说:“我们方相氏的前途命运,就完全地寄托在你们三位王子的身上了!也不知道你们的这份大恩大德,我们方相氏,将来是何以为报?其实,以你们有熊氏的财大势大,我们整个方相氏,又有什么东西,能够入得了你们有熊氏的法眼呢?作为一个女孩子、方相氏的公主,我怕是,只剩下一个,以身相许了!”

  本来,前面的话,还说得很好,让轩辕三兄弟,听得是情真意切。

  可这最后的一句话,却把轩辕三兄弟,给惊到了:以身相许?

  轩辕三兄弟不由得同时一怔,相互对视,又认真地看着这位嫫母公主。

  而嫫母公主,既然话已出口,她也就立即要理解这句话的意义了。

  看到了轩辕三兄弟的反应,她知道,她这是落花有意、流水无情。

  然而,她不是一个见困难就让的女孩,既然她已经明白,自己此刻,心有所属,她就一定也要心想事成!

  面对轩辕三兄弟的不良反应,她就忍不住追问轩辕黄帝:“怎么样?让我嫁给你!行吗?”

  轩辕黄帝目不转睛地看着她,一会儿,就轻轻地垂下了眼皮,没有反应。

  她于是有些急了,一把抓住轩辕的手,使劲地摇晃着,说:“怎么啦?你不愿意呀?你是嫌我长得丑,是吗?可是,我虽然丑,但是,我很温柔啊!”

  她这一句“我很温柔啊”,立即把姬获、姬荏两兄弟,都笑喷了!连轩辕黄帝,也忍不住好笑。

  王子姬获,忍不住笑道:“嫫母公主说,你很温柔?可是,我们都一起相处了这么些天了,我们怎么,一直都是在看到你的叱咤风云!却从来没有,见到你的小鸟依人呐?”

  嫫母公主有些诧异,十分不解地问:“怎么?你们没有看到我的温柔啊?难道,小鸟依人,就是温柔吗?可嫘祖公主,她也不是小鸟依人的啊!她不过就是端庄无脑而已!你们怎么又喜欢她呢?可她那样的人,又有什么用呢?她能够跟着你们走南闯北吗?她能够跟着你们冲锋陷阵吗?她能够帮助你们运筹帷幄吗?她只是能够,给你们生孩子而已!可生孩子,哪个女人不会呀?你们都是王子!作为一个将来要顶天立地、做大事的人,你们的女人,不可能只是给你们生孩子!她还应该帮助你们做大事!她还应该是你们的好帮手!我虽然是叱咤风云,可那是对别人!我对我自己的男人,我对我自己所爱的人,我怎么会叱咤风云呢?我对我所爱的人,那是发自内心的温柔!难道,你们没有感觉到吗?我虽然不会小鸟依人!但是,我会像母鸡抱小鸡那样,把我的温暖,传递给我所爱的人!我真的是很温柔的!”

  轩辕黄帝听着嫫母公主的解释,深以为然,确实是能够深深地理解她了。

  但是,他仍然不能接受嫫母公主,这种叱咤风云的爱、和母鸡式的温柔。

  他轻轻地对嫫母公主说:“我理解你的温柔,也理解你的爱!但是,我们现在,正在做一件叱咤风云的大事!我们不能够对此分心!所以,所有的温柔,与爱,我们现在都应该收起来,藏在心里!待这件事情完成之后,我们再来互诉衷肠!好吗?”

  嫫母公主点点头,说:“我理解你们,现在不能接受我!因为,你们先入为主,还沉浸在嫘祖公主,用她的那种端庄无脑,给你们打造成的,属于她的那个气场里!而我,又是以一种给你们造成了不舒适的方式,突然地闯入了你们的生活!所以,我现在,想和嫘祖公主争夺对你们的影响力,是不现实的!但是,我相信,我是不会输给嫘祖公主的!因为,她有她的好,我有我的好!就像你们不可能因为爱你的母亲,就不爱你的父亲;不可能因为爱你的兄弟,就不爱你的姐妹一样;你们不可能因为爱嫘祖公主,就不爱我!只是,我还需要时间,来让你们了解我!认同我!我还需要时间,以我的母鸡抱小鸡式的人格,在你们的心目中,建立起我自己的气场!”

  轩辕黄帝听了嫫母公主的这些话,点着头,内心是一阵感动、一阵欣赏。他现在真的是,有些被这个突然一看,面相有些吓人的水牛公主,给折服了!

  他轻轻地抓着嫫母公主的一只手,另一只手捏着她的手臂,说:“回去吧!你还要安排今天晚上的行动呢!”

  嫫母公主点点头,说:“是啊!”

  于是,他们一起沿着来时的路,向着已经西垂的太阳,慢慢地走去。

  入夜,嫫母公主和轩辕黄帝走在前面,一只一百多人的队伍,悄悄出村,来到湖边,分别上了一条条小船。

  小船们划入湖心,一路向北而去。

  到了目的地之后,其它船只,掩藏在芦苇荡中。

  嫫母公主和轩辕黄帝所在的船只,继续前进,一直划到岸边。

  嫫母公主和轩辕黄帝带着两名武士上岸。

  其他人,则又将船只划到芦苇后面,掩藏起来。

  嫫母公主一行四人,轻轻地往前走,远远地看见了前面的一座村庄。

  他们便蹲下身,埋伏在草丛里,观察着那边的动静。

  随着鸡叫,村庄苏醒,里面到处都是火把。

  有人赶着牛和猪,带着狗,通过吊桥出了村。

  更多的人,则在村庄里跑来跑去,忙忙碌碌。

  到天大亮时,就从村庄里走出一支队伍,还有几匹高头大马,浩浩荡荡,向南开拔。

  嫫母公主看着这只队伍,高兴地对轩辕黄帝说:“他们全部出动了!村里现在除了奴隶,能打仗的,最多只有几十个人了!”

  轩辕黄帝提醒说:“奴隶也是他们部落的人,也有可能对你们进行抵抗吧?”

  嫫母公主摇头否定道:“不会!他们的奴隶,很少有他们自己部落的,大部分是他们兼并别的部落得来的!或者,是买来的!我试探过那些人,他们很同情我们,对我们没有敌意!”

  轩辕黄帝点点头,说:“那就好!那我们就首先声明,这件事情,跟他们奴隶无关,希望他们不要参与!”

  嫫母公主于是吩咐两名武士:“去通知他们,按计划进行!”

  两名武士,便起身向湖边跑去。

  队伍迅速集结到岸边。

  人员上岸,他们也拖了一只小船上岸。

  几个人抬着小船,和队伍一起前进。

  队伍还没有靠近村子,村子里的狗,就大叫起来。

  有人过来查看情况,发现了这只快速逼近的队伍,立即大叫:“不好了!方相氏打过来了!方相氏打过来了!”

  这边加速前进,围着村子各自散开。

  小船,被放进围绕着村子的壕沟。

  村里的人,集中朝小船放箭,阻止小船靠岸。

  船上四人,一人划船;两人抬着木板阻挡对方射来的箭;还有一人,点燃用油松木片做成的箭,射向村里面的茅草房顶。

  油松易燃,且这种油火,又不易熄灭,落到茅草房上,一会儿,就使房上的茅草燃烧起来。

  小船在壕沟里来回滑行,带火的油松木箭,不断地射向各个茅草房顶。

  有人上到房顶上救火。

  然而,茅草房顶一旦燃起,便救无可救。

  更何况,壕沟里的小船上,还在不断地放着火箭。

  村子里乱成一团。

  外面散开的武士们,便乘机结伴跳入壕沟,攻进村子。

  他们一边高喊“我们不杀奴隶!奴隶们让开!”一边专向平民进攻。

  村里的奴隶们,发现自己的主人一方,明显地处于劣势,而战争,又与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,于是,纷纷避让,作壁上观。

  主要以木棒为武器的战斗,虽然简单,却也残酷。

  大人小孩,男人女人,只要不是奴隶,无一幸免。

  上面是熊熊燃烧的大火,下面是鲜血淋漓的尸首。

  战斗结束,大火还在燃烧。

  奴隶们聚集在一起,等待着他们的新主人发落。

  一个新主人过来,急切地问:“他们的粮食在哪里”?

  奴隶们便踊跃地带着这些新主人,去把各处的地窖打开。

  于是,新主人和奴隶们一起,将一袋一袋的粮食,从各个地窖里抬出来,丢进村外的壕沟,用水掩藏起来。

  一切处置完毕,队伍和奴隶们在村外的吊桥边集合。

  嫫母公主和轩辕黄帝,远远地看着这边发生的一切,直到看到队伍集合,他们才走过来。

  一个小队长向他们迎了过来。

  嫫母公主问:“我们的伤亡情况怎样?”

  小队长报告:“只有四五个受重伤的,二十多个轻伤,大部分都没有受伤!”

  嫫母公主吩咐:“你带领所有受伤的,和奴隶们一起,划船返回!另外派两个人,带几个奴隶,把他们放出去的牲口找到!叫他们绕道返回!其余的人,跟我去追击他们的大部队!”

  “是!”

  小队长转身向大家招呼:“没有受伤的都过来!跟公主一起去追击他们的大部队!”

  那些没有受伤的武士,便都跑过来,列队站在嫫母公主和轩辕黄帝的面前。

  嫫母公主点了两个年轻武士,吩咐他们:“你们两个,跑在前面,探查情况。随时向后面报告!”

  “是!”

  两个年轻武士,随即向方霄氏大部队所开走的方向,跑步追去。

  嫫母公主看着他们跑远了,就回头招呼其他人:“走吧!”。

  部队随即按照正常的行军速度,沿着两个年轻武士所去的方向前进。

  另一边,方相氏部落的壕沟外面,方霄氏部落的部队,将村子团团围住,却并没有发动进攻。

  而壕沟里面,方相氏部落的男女老幼,也沿着壕沟,各自手持武器,与敌人针锋相对。

  有熊氏的王子,姬获和姬荏,被五花大绑,由几个手提木棒,面相不善的彪形大汉押着,不断地沿着壕沟走来走去。

  壕沟外,骑着高头大马的方霄氏首领,是一个体型魁梧、一脸横肉、目露凶光的汉子。

  然而,此刻,他的神态,更多的不是凶狠,而是焦灼。

  他身边一个身材颀长、却也结实、显示着几分机灵劲,也骑着马的人说:“没有看到他们的那个丑公主!对面的人数也不对!他们还有很多的人,不在村子里!还有,不是说,有熊氏有三个王子在里面吗?现在,却只有两个!”

  方霄氏首领问:“那些人,现在会在哪里?”

  这个人回答:“也许,是埋伏在外面,准备从后面,对我们进行偷袭!但是,还有一个可能,就是,他们,去偷袭我们的寨子了!”

  听到后面一句话,方霄氏首领又惊又怒,发狂地叫道:“给我进攻!”

  “使不得!使不得!即使有熊氏的王子,真的是他们的朋友!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也有可能,杀掉有熊氏王子,以求与我们同归于尽!”这个人劝说道。

  方霄氏首领说:“那又如何是好!如果他们那些人,真的是去偷袭我们的寨子了,那我们,现在就是进不能进,退不能退!倒不如跟他们拼了,我们也和他们同归于尽!”

  这个人说:“不如回去!先看看家里的情况!即使他们偷袭我们的寨子,我们的粮食财物,他们一时也运不走!说不定,我们还能回去赶上他们!那样,我们有个家,心里就不慌!”

  方霄氏首领想了想,然后果断地叫道:“走!”

  那个人于是高声命令:“撤退!赶快回家!”

  方霄氏的部队,于是慌忙地撤去包围圈,向着回家的方向撤退。

  方相氏这边,看到敌人撤退,并没有追赶,也没有撤掉村子外围的防护,仅仅是将有熊氏的两位王子,给松了绑。

  一会儿,从远处树林里,又出现了一支部队,旗子上画的,是一支蛙。

  村里的人们见了,都喜出望外。

  有熊氏的两位王子,立即跑出村子,迎了上去,对领头的将军说:“我们的大王子在那边!立即去追击方霄氏的部队,救回大王子!”

  娲族的将军便向后一挥手,喊道:“加速前进!”

  村子里,方相氏部落的武士们,在看到娲族部队去追击方霄氏的部队之后,就立即冲出村子,去追上娲族部队。

  前面的方霄氏部队,在被娲族部队和方相氏部队追上之后,不敢恋战,边打边跑,因而一点点地失血。

  最后,他们又遇到前方嫫母公主和轩辕黄帝带人阻击,被迫打了一场大仗。

  等到终于冲破敌人的前堵后追,逃出了包围圈之后,人马,就已经损失了一大半。

  终于逃回自己的村子,他们又发现,村子被毁,遍地都是尸首。

  再查看详细的损失情况时,结果是,一切损失殆尽!他们,什么都没有了!

  在一阵悲伤、绝望、懊悔的气氛中,方相氏部队和娲族部队,又追上来,包围了这个一片残垣断壁的、曾经的村子。

  一场一边倒的战斗,在一方的沉默、一方的喊杀中开始,而在双方的沉默中结束。

  飞卢小说网 zhenxin51.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!.
上一章  回目录  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
最新读者(粉丝)打赏
正在努力加载中..
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